鬼谷子:这4种人可以深交,他们对自己会有积极的影响《鬼谷子》谋略,如何不受花言巧语和伪装的欺骗学“鬼”说“鬼”话——鬼谷子语言艺术精读

《鬼谷子》原典全集 权篇第九

《鬼谷子》10句千古名言,句句真谛,领悟透了受益一生!
鬼谷子权篇
控制自己的不良情绪,让自己的心理充满阳光

“权”,其本义为秤锤,引申为衡量,变化。本篇的主旨即是论述如何反复衡量游说对象的特点,审时度势,随机应变地设置、修饰说辞、辩辞,以达到游说的目的,是鬼谷子强调的游说术的核心。

译文:游说,就是说服别人。说服别人,是为了凭借其力量做一番事业。修饰说辞、辩辞,必须借助于例证。而借助例证时,必须知道有所取舍和增减,以适合对方心理。应辩回答对方的疑问和诘难,必须让便利的辞句脱口而出。而便利的辞句,就是简洁明快地讨论问题。申说主张的言辞,必须把义理阐述明白,使对方明了我们的本意。而要让对方明了我们的本意,可以用事实来加以验证说明。诘难的言辞,是为了驳斥对方的言论。而想要驳倒对方,必须善于掌握反诘的时机,引诱对方说出心中隐秘的意图。(这是说辩的一般常识,下边我们再来谈说辞。)

译文:设置谄佞奸巧的说辞,要预先知道对方的难题并出谋划策以解决它,从而博取忠心耿耿的名声;阿谀奉迎的说辞,要博采事例来论证对方决策的可行性,从而博取智慧的美名;成就事业即论证自己主张可行的说辞,必须果决,让对方觉得我们大勇善断而信服;套近乎的说辞,要善于替对方权衡各种决策的优劣,以取信于对方;诤谏的说辞,要敢于且善于反驳对方,以博取胜利。摸准了对方的心愿顺着对方的欲望去游说,就是谄佞;博采事例来做充分的论证,就是博证;进退果敢,该说则说,该止则止,就是决断;替对方分析各方进献的策略,就是权衡;抓住对方的说辩缺陷而攻击对方言辞中的不足,就是善于反诘。

译文:所以说,口是一个机关,是用来倾吐或遮蔽内心情意的。耳朵和眼睛,是大脑思维的辅助器官,能够用以窥探事物的矛盾,发现奸邪的人或事。所以说,应该把这三者调动起来,互相配合,互相呼应,以引导说辩局势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面发展。因此,我们繁称言辞而思路不乱,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地说辩也能不迷失主旨,变换说辩手段但并非诡谲难知,其关键就在于抓住了对方问题的要害,在说辩中掌握了既定原则。而对没有视力的人不可能显示给他外界的各种事物,对没有听力的人无法让他听到外界的各种声音。

译文:像这样的人主,是不值得我们前去游说的,他或者思想很闭塞,所以无法开导;或者心胸狭隘,无法接受我们的意见。像这般不能通窍的人和事,就是那些圣智之士也不去理会。古人常说:“嘴巴可以用来吃饭,却不能用来乱说话。”这是说,话语往往会触犯忌讳。“众口一辞,连金属都可以被熔化掉。”这是因为人们说话往往由于私心而歪曲真相。人之常情是,说出话来总希望别人听从,做一件事就盼望能够取得成功。

译文:因此,聪明人决不使用自己的短处,而去利用愚蠢者的长处;不使用自己不擅长之处,而去利用愚蠢者的工巧之处,这样,他就不会陷于困境,做起事来永远顺利。我们常讨论怎样做对自己有利,就是要发挥自己的长处;讨论怎样才能避害,就是要避开自己的短处。

译文:所以,那些有甲壳的动物保护自己,一定凭借自己坚厚的甲壳;那些有毒刺的动物进攻别人,一定是发挥自己毒刺的威力。可见,连禽兽都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,我们游说策士就更应该懂得如何使用自己该使用的优长了。

译文:所以说,说辩中的忌辞有五种,即病言、怨言、忧言、怒言、喜言。病言,就像病人气力不足那样说话没精神。怨言,就像人伤心到极点而没有主见。忧言,就像人心情郁结,愁思不通那样不畅达。怒言,就像人怒火攻心胡乱发泄那样没有条理。喜言,就像人得意忘形、尽情诉说、不知所为那样散漫而没有要点。

译文:这五种言辞,要精通了才能适当应用,在情况有利时才能实行。一般说来,游说有智识的人,要靠博识多见的言辞;游说笨拙的人,要靠条理明辨的言辞;游说明辨事理的人,要简明扼要;游说高贵的人,要有充沛的气势;游说富人,要靠我们谈话时豪气冲天;游说贫穷的人,要讲究实际利益;游说地位卑贱的人,要注意态度谦恭;游说勇士,要果敢决断;游说有过失的人,要直率尖锐,把利害讲得明明白白。

译文:但是,人们常常违背它,反其道而行之。他们跟聪明人交谈时,就用这些技巧去启发他,跟蠢笨者谈话时却用这些方法去反复教导他,这就很难达到游说目的了。由此而观之,说辞、辩辞有多种类型,事端也在瞬息万变。整日说辩但不偏离各种言辞的原则,议论事件就会有条不紊。言语整天都随着事物变化,却能不失掉主旨,就在于智慧镇静不乱,这是很可贵的。耳朵听事贵在听得真切,头脑思考贵在明辨通达,说辞、辩辞贵在新奇巧妙。

责任编辑:鬼谷子:这4种人可以深交,他们对自己会有积极的影响